首页 >> 海外生活 >> 哥斯达黎加新闻(2016.10.30-2016.11.01)

哥斯达黎加新闻(2016.10.30-2016.11.01)

来源:启航       阅读:0 次

哥斯达黎加媒体《民族报》10月30日报道,2009年2月,哥斯达黎加政府签署了一笔5200万美元贷款,用于修建萨拉皮基的Chilamate和圣卡洛斯的Vuelta Kooper之间的道路。然而,七年过去了,工程还没有准备好,贷款也没有用完。根据财政部的数据,这笔由安第斯开发公司(CAF)管理的贷款只使用了4220万美元。
美洲开发银行(IDB)于2009年4月批准的3亿美元的信用额度也情况相似,由于工程推进速度缓慢,政府不得不申请延期使用资金。在美洲开发银行向公共工程和交通部提供这笔贷款中,目前仅使用了2.86亿美元,剩余资金的到期日为2017年7月。该笔贷款用于建设卡纳斯和利比里亚之间的公路,帕索安乔高架桥和圣卡洛斯公路的Sifón-La Abundancia路段,上述项目均未完工。

哥斯达黎加《共和国报》10月31日报道,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7年世界营商环境报告,哥斯达黎加在190个国家中位列第62位,在拉美排名第五位。排名主要基于以下方面:开办企业、办理施工许可证、获得电力、登记财产、获得信贷、保护少数投资者、纳税、跨境贸易、执行合同和办理破产。世界排名前五位的是新西兰、新加坡、丹麦、韩国和美国。拉美排名前五位的是:墨西哥、哥伦比亚、秘鲁、智利和哥斯达黎加。

哥斯达黎加媒体《民族报》10月29日报道,哥斯达黎加国家特许经营委员会(CNC)已经将Cansec公司提出的连接利蒙和瓜纳卡斯特的旱运河项目纳入项目组合中,并进入分析审批的第一阶段。该项目包括新建位于利蒙和瓜纳卡斯的两个港口,连接两个港口的310公里铁路和公路,以及位于每个港口的工业园区。Cansec公司还提出要在干运河中部的圣卡洛斯建设一个工业园区。在之后的第二阶段中,将进行项目的可行性研究。如果一切顺利,最终将进行项目的国际招标。
哥斯达黎加出口商商会主席劳拉?博尼利亚认为,该项目将有效降低运费成本。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,从哥斯达黎加出口集装箱的成本从2012年的1000美元增加到了2014年的1020美元。

哥斯达黎加《民族报》10月31日报道,虽然日照强度高,但哥斯达黎加太阳能发电装机量却在中美洲排名靠后。自2012年起,仅有miravalles太阳能发电站并入国家电力系统(SEN),该电站装机量1兆瓦,约占全国装机总量2872兆瓦的0.03%。据拉美经委会数据统计,2015年中美洲各国太阳能装机量分别是:洪都拉斯388兆瓦、危地马拉85兆瓦、巴拿马42.7兆瓦、尼加拉瓜1.4兆瓦,哥斯达黎加居于倒数第三位,仅高于伯利兹(0.5兆瓦)和萨尔瓦多(0兆瓦)。

哥斯达黎加在可再生能源发电方面位居中美洲首位。2016年以来,哥斯达黎加100%使用清洁可再生能源发电天数已超过150天。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降雨变化使该地区更加干旱,特别是太平洋沿岸将接收更多的日照,完全可以利用旱期进行太阳能发电。根据哥斯达黎加研究员MonicaMorales在TEDx大会上的表述,哥斯达黎加低谷时期的太阳光照也高于德国,而德国的太阳能发电量占其国内发电总量的7%。

哥斯达黎加《民族报》11月1日报道,从2017年1月1日起,哥斯达黎加私营部门最低工资将增长1.14%,其中0.65%是生活费用增长,0.49%是生产力增长。最低工资调整主要是由于计算方式改变,以后每年进行一次调整。该消息由哥斯达黎加国家工资委员会在政府、人事部门、工会组织代表的听证会上发布。各部门提交的议案中,工资涨幅最低1.14%,最高4%,其中1.14%涨幅由哥政府提议。
哥斯达黎加社会及工人联盟(BUSSCO)代表Edgar Morales表示尽管1.14%的涨幅并不能使他们满意,但很高兴新算法得以实施。公共及私人企业工会(SITEPP)代表Guido Castro认为涨幅太低,且将原来的每半年调整一次改为每年调整有损利益。国家工资委员会主任Dennis Cabezas认为,各方各让一步,但最终赢得了一个好的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