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人文历史 >> 加勒比世外桃源

加勒比世外桃源

来源:启航       阅读:0 次

差不多哥斯达黎加的每一个乡村,都有一片足球场。保养得当、政府资助、全民开放。我的朋友西蒙•库珀,在2014年世界杯结束后造访世界杯八强国家哥斯达黎加,发现这世界上第一个不设军队的小国,足球早已全民化。他发现所到之处,男孩女孩、成年人、甚至中年女性,踢球者比比皆是。
一个中美洲气候潮湿的国家,人口不过450万。将这么多土地资源拿出来,作为足球场,哥斯达黎加历届政府的眼光与众不同。用秘鲁经济学家埃尔南多•德索托的话概括:“哥斯达黎加是发展中国家里,对呀民生质量最为关注的。”“民生关注”,不是将土地资源进行商业变现,建造更多的住宅公寓,而是更深入的“民生”——让老百姓过得更开心。
足球显然是让大家更开心的途径之一。世界杯能在意大利、英格兰和乌拉圭的小组出线,最终进入八强。哥斯达黎加人足够骄傲开心好一阵子了。
经济并不发达,这一类国家就不能让老百姓“幸福生活”?哥斯达黎加给出的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成功案例,他们未必能像北欧国家那般富足安宁,但幸福指数上,他们完全不落后。
2014年联合国发布的社会进步指数(Social Progress Index)上,挪威排名第一,但哥斯达黎加的成绩格外耀眼;国民平均收入只有美国的八分之一,但人均寿命却高达80岁,比美国还年长一岁。在生活选择自由度、健康指数、压力承受指数和政府清廉指数上,哥斯达黎加得分奇高。
这个国家的历史相对奇特,西班牙殖民者从十六世纪初控制这片土地,可哥斯达黎加并没有令人垂涎的矿产资源,没有殖民者梦想的黄金。在哥斯达黎加定居的人,除了劳作,不能一夜暴富。新移民和原住民通婚比例很高,人种复杂,几百年下来,种族主义仍然存在,却没有形成激烈社会矛盾。或许这是哥斯达黎加社会财富相对平均的原因,因为种族主义往往和社会财富分配极度不均互为因果。
1941年,哥斯达黎加就形成了福利国家体制,不过1948年爆发的内战,颠覆了曾被称为“中美洲瑞士”的社会体系。重建的民主体制,更加健康,废除军队,不会是很多民族国家的选择,但哥斯达黎加的政府预算里,早已没有军费开支一栏。
哥斯达黎加的民主政治体系,也是所有发展中国家序列里维持时间最长者,60年来,民主政治体系,不是经济发展高速的保证,不能保证“国力不断增强”,但比较而言,民主政治体制更有利于社会资源和财富相对平均分配。哥斯达黎加仍有12%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,可和其他拉丁社会相比,这个数字只有拉丁社会贫困线下人口平均值的一半。同时哥斯达黎加女性受教育程度,要高于男性,也是与众不同的社会特点。
一个社会的幸福指数,很容易和收入水平直接挂钩,哥斯达黎加并不富裕,国民收入水准和利比亚。伊拉克差不多,不过收入多寡在这里并不是最重要的。政府将各种土地出让给足球场,而不是房地产开发商,体现的就是这样一种社会发展思路——经济建设并不是一个社会幸福水平高低的唯一通道,环境保护、公众生活的质量,未必都能用钱和经济发展指数来定义。
这绝不是一个典型模范足球国家,但能充分享受足球的乐趣,社会的平衡,哥斯达黎加是独特的那一个。